最新訊息
太上感應篇直講(1)

印光大師序



李炳南居士序



唐湘清居士序



太上感應篇原文



太上感應篇靈驗記



太上感應篇直講



後記



 



舊序  印光法師太上感應篇直講序



人性本善,由對境涉緣,不加檢察,遂致起諸執著、好惡,種種情見,以埋沒本性者,比比皆是。由是古之聖人各垂言教,冀人依行,以復其初。其語言雖多,總不出格物致知,明明德,止至善而已。所言格物者,格、如格鬥,如一人與萬人敵;物、即煩惱妄想,亦即俗所謂人欲也。與煩惱妄想之人欲戰,必具一番剛決不怯之志,方有實效。否則心隨物轉,何能格物?致者,推極而擴充之謂;知,即吾人本具愛親、敬兄之良知;非由教由學而始有也。然常人於日用之中,不加省察檢點,從茲隨物所轉,或致並此愛親、敬兄之良知亦失之;尚望其推極此良知,以遍應萬事,涵養自心乎!是以聖人欲人明明徒,止至善;最初下手,令先從格物致知而起,其所說工夫,妙無以加。然欲常人依此修持,須有成範,方能得益。五經、四書,皆成範也;但以文言浩瀚,兼以散見各書,不以類聚,頗難取法;而未多讀書者,更無因奉為典型也。太上感應篇,撮取惠吉,逆凶,福善、禍淫之至理,發為掀天、動地、觸目、驚心之議論。何者為善?何者為惡?為善者得何善報?為惡者得何惡報?洞悉根源,明若觀人。且愚人之不肯為善,而任意作惡者,蓋以自私自利之心使之然也。今知自私自利者,反為失大利益,得大禍殃,敢不勉為良善,以期禍滅福集乎?由是言之,此書之益人也深矣!故古之大儒,多皆依此而潛修焉。清,長洲、彭凝祉,少奉此書,以迄榮膺殿撰,位登尚書後,尚日讀此書,兼寫以送人,題名為元宰必讀書;又釋之曰,非謂讀此書,即可作狀元宰相,而狀元宰相,決不可不讀此書。其發揮可謂透澈之極,然見仁見智,各隨其人之性質。此書究極而論,止乎成仙;若以大菩提心行之,則可以超凡入聖,了脫生死,斷三惑以證法身,圓福慧以成佛道;況區區成仙之人天小果而已乎。此書註解甚多,惟清,元和、惠棟之箋註,最為精深宏暢,惜非博學之士不能閱。次則彙編,實為雅俗同觀之最上善本,而不甚通文之婦孺,猶難領會。惟直講一書為能普益,然文雖淺顯,詞甚優美,淺而不俗,最易感人。香濤居士,出資千圓,排印廣布;亦有同志各相輔助,願令此書周遍寰宇。庶幾人修十善,家敦孝弟;知禍福之惟人自召,善惡之各有報應,則誰肯為惡而召禍乎?此風一行,善以善報,則禮讓興行,干戈永息,人民安樂,天下太平矣。願有財力智力者,或廣印以流布,或說法以講演。俾未失本性者,愈加純真,已失本性者,速復厥初,其為功德,何能名焉!



中華民國十七年



 



新序  重印太上感應篇直講序



內典有之:「萬法因緣生。」因者果之前因,緣者果之四緣,乾坤萬象,九界萬事,括而名之曰法,成法為果,凡果之成,何莫非由因緣也。



惟其事有顯有隱,有近有遠,智人能明其隱者遠者,常人僅能見其顯者近者而已。夫如是,佛始分五乘說教焉。人天凡乘,世間之因果,易見者也;菩薩聲緣聖乘,出世間之因果,難明者也。以眾生根器萬殊,權實必契乎機,是權為藉之以顯貴,五為導之以歸一也。若必專談一乘,不設方便,猶不梯而樓,不花而果,其能登之人,能結之木,幾何哉。



太上感應篇者,道家勸善之書。其文,尚樸不事浮華;其言,舉事以明功罪;婦孺能喻,雅俗不傷,苟非至頑至癡,聞之未或不興趨避之心,其輔世間風化,開人天之路,豈曰小補之哉。



吾教拘墟之士,以其為有漏之業,且言自教外,多藐而忽之,甚則譏淨宗印祖,序而流通。噫!未之思也。其肯為有漏善者,已涉人天之乘,再善誘而進之,得非為佛乘之津梁歟。況佛事門中,不捨一法,他人有善,贊而成之,契機隨緣,正大權之所以普攝也。昔蕅益大師,嘗治周易孟子;夢顏開士,著有陰騭文廣義。一大藏教,每有不輕婆羅門之誡,莫非同其善也,與其進也。如斯,則善吾善之,進吾進之也。夫欲,惡事也,尚可借作勾牽;是篇,善言也,烏得不宜作津梁乎?



嘗思地藏本願經,所說大都世間因果,考其時教,當世尊將入涅槃之際。嗚呼!華嚴法華兩大經王,距時幾四十年,其間開演群經,何止恆沙妙義,而後復懸懸於因果者,寧無深意存焉。縱觀今之宿學,每學進而道退,辯給空有,而鮮及因果,甚則恥出諸口,浸尋有撥無之概。學風如是,反不若未及門者,謹願有功。世尊後託地藏,或古今有同慨耶!



予友金天鐸學士,淨宗篤行人也,其先世為名宦,恪奉是篇,並遺囑學士,印行勸世,學士徵序於予,予曰:孝哉!是能行先人之志者也。繼而問曰:伊誰之贈?曰贈信之者。予曰否,未若贈昧之者,蓋信者必有行,如健夫復知攝生,可緩與之論醫;昧者或邪見,如尪弱而膺沈痀,不可緩於藥石也。至有通三藏、誦萬偈,未破半箇蒲團,未斷一貫念珠,輒爾高睨大談,墮豁達空,是謂昧中之昧,乃病將及膏肓者,與之醫藥,尤應先之又先也。



夫因果不落不昧,一言之升墮,誠以言為心聲,而升墮是心所造也。此怠敬之機,寧不畏哉!況因果不有畛域,一其緣生,非若指心見性,吾教獨宗,斥彼之言,已近撥無矣,予故曰未若與昧。學士瞿然曰:有是哉!予復莊辭以堅其信,獲報曰諾諾,遂欣然而為之序。



中華民國癸卯仲秋稷門李炳南識於寄漚軒



 



序論



一、重印本書的宗旨



唐湘清



印光大師說:「太上感應篇,攝取惠吉逆凶,福善禍淫之至理,發為掀天動地觸目驚心之議論,何者為善,何者為惡;為善者得何善報,為惡者得何惡報,洞悉根源,明若觀火。且愚人之不肯為善,而任意作惡者,蓋以自私自利之心使之然也。今之自私自利者,反為失大利益,得大禍殃,敢不勉為良善,以期禍滅福集乎!由是言之,此書之益人也深矣。」又說:「此書究極而論,止乎成仙,若以大菩薩心行之,則可以超凡入聖,了脫生死,斷三惑,以證法身,圓福慧以成佛道,況區區成仙之人天小果而已乎。」從上述寥寥數語,可知印光大師對於太上感應篇的價值,是如何的讚揚,如何的推崇!可是佛教中高深的經典太多,大家不免輕視這本淺近的書,因而忽視印光大師的遺教,佛教徒很少有誦讀太上感應篇的人了。我也不能例外,早把這本好書束諸高閣。直到民國五十三年,曾患嚴重的目疾,坎坷之中,不免煩惱叢生,自愧學佛三十年,對於洶湧而至的煩惱,竟無法控制,才把久束高閣的太上感應篇拿出來細讀,出乎意料的,連續數日,竟平息了平日無法控制的很多大煩惱。從此每日讀誦,精神日益爽朗,身心愉悅,得未曾有。因此我更欽敬提倡這書的印光大師,確實具有真知灼見,不愧為我國佛教界第一流的高僧;他成為一代祖師,實非偶然。感應篇的特色,是以敬畏天地神明為基礎,發揚善惡因果的至理。印光大師生前創辦的弘化社,每年大量流通太上感應篇。或許有人要問:「學佛的目的,是要出離三界;太上感應篇的天地神明,尚未出離三界,怎麼值得我們尊敬呢?」不錯,佛法是要眾生出離三界;印光大師是一位傑出的高僧,一生說法弘化,也是上承佛旨,救度眾生出離三界苦海的。可是我們要明白,這並不是教我們廢棄三界的一切,或藐視三界的一切。我們學佛,在沒有出離三界以前,還應尊重三界的秩序,遵守三界的法紀。倘若認為學佛可以藐視三界中的一切,那麼請問:你在馬路上行走,是否可以輕視交通警察是三界中的凡夫,因而橫衝直撞,不尊重交通警察的指揮呢?若真是這樣,那豈不要造成交通秩序大亂,車禍橫生的惡果呢?生存在三界之中,對交通警察尚且要尊重,何況維繫宇宙間無形秩序的天地神明,比交通警察更高出萬倍,怎可不知萬分的尊敬呢?可怪少數學佛的人,自己還沒有出離三界,竟要排斥天地神明,藐視天地神明,以致印光大師所提倡讚揚的太上感應篇,幾乎已被逐出佛教大門;影響所及,從民國四十幾年至民國五十幾年,短短十年之中,佛門內轟動社會損害教譽的不幸事件,層出不窮。這證明排斥或藐視天地神明,不僅不能改善社會風氣,連佛教內部的風氣,也有發生不良影響的後果。很多人不肯行善,偏要作惡;最大的原因,是由於天良泯滅。所以要敬畏天地神明,激發天良,才能使人不肯作惡,樂於行善。試觀歷史上的德育故事:漢代的楊震,因敬天而拒收賄賂;宋代的王日休,因敬天而拒絕邪淫。種種美德,都由敬天而來。所以敬天畏天,是百善的根基;無法無天,是萬惡的禍源。因此印光大師的遺教,是以敬畏天地神明作為做人修養的基礎;進而上求佛道,念佛求生淨土,出離生死輪迴的苦海。還有很多人輕視太上感應篇,認為僅是人天乘而已,殊不知佛乘雖高,應以人天乘為基礎。做人沒有做好,如何能成佛?行遠自邇,登高自卑;萬丈高樓,應從平地做起。博士雖高深,倘無讀過小學,又如何成為博士?所以太上感應篇即使僅是人天乘,我們也絕對不能予以輕視;因為從此可以奠定成佛的基礎。雖然世上其它各種外道,或許也可視為人天乘;但他們都是排斥佛法的。太上感應篇不但不排斥佛法,且內容很與佛法相合。現在的社會上,民眾的宗教信仰很複雜;除了基督教、天主教、回教、道教......等等正式宗教以外,還有很多似佛非佛的外道,五花八門,名目繁多;其信徒之眾,聚會之盈,往往超過佛教。我們檢討各種外道蓬勃滋長的原因,是由於物質文明發達的工業社會,人們對於宗教信仰的需要日益迫切,但佛教的理論太高深,多數人難以領悟,因此渴求心靈修養的人們,勢必紛紛投入各種外道之門。今天我們要遏阻各種外道的滋長,只有弘揚印光大師的遺教,以敬畏天地神明,作為戒惡激善的做人基礎,進而上求佛道,念佛求生淨土。人人易懂,人人易行,使大多數根基淺劣的眾生,不致有望佛門而興嘆之苦。佛教與各種外道的比較,佛教好比是富麗堂皇的高樓大廈;其餘外道,好比是一座平房。高樓大廈確實比平房偉大,可是如果高樓大廈的基層建築不堅固,搖搖欲墜,有傾倒之虞,那就反而不及一座堅固的平房了。佛教雖偉大,豈能忽略人天乘的基層修養呢?當然人人都會說,五戒十善,就是佛教中人天乘的基本修養;但事實上,因為多數人缺乏自我約束力,難以實行,所以要敬畏天地神明,激發天良,才能增強自我約束力,使五戒十善易於實行。例如前面說的漢代楊震,宋代王日休,他們雖然沒有受戒,但因敬畏天地神明,前者竟能見財不貪,後者竟能見色不淫;沒有受戒,竟能守戒。這樣說來,敬畏天地神明,大能有助於五戒十善的實行。太上感應篇這本書,在一部分佛教徒看來,或許也只是一座平房而已。退一萬步說,感應篇即使僅是一座平房,也與其餘各種外道的平房大不相同。因為其它各種外道,只能止於平房,阻斷了佛法高樓大廈的發展;而太上感應篇這座平房,並不妨礙學佛,且可以這座堅固的平房作基礎,有利於佛法高樓大廈的完成。所以印光大師提倡太上感應篇,意義十分深遠。值得我們深切體會的,佛教的各宗,好比大學的分系,一定要有小學中學的良好基礎,才能進入大學專攻一系。人天乘好比中小學,一定要有人天乘的良好基礎,再進而修學佛教任何那一宗,才可得到學佛的實益。好高騖遠的人,人天乘也沒有學好,即侈談學唯識、學三論、學禪、學密;往往佛未學成,連人身也不能保持;好比一座根基不固的大廈,隨時傾倒。不亦太可哀哉!今日世人對於各宗教的評價,常視各宗教事實的表現而定,如果那一宗教惡事發生很少,善事做得很多,就能博得多數人的擁護信仰。反之,那一宗教惡事發生很多,善事做得很少,不論其學理如何高深美麗,也會被世人所唾棄,漸漸至於滅亡的。明乎此理,我們要使佛教發揚光大,事實上的止惡行善,比理論更重要。



 



太上感應篇這本書,語雖淺近,大益身心;對於止惡行善的促進,冀能發生較大的作用。此乃遵循印光大師的遺教,印贈這本「太上感應篇直講」。希望大家誦讀奉行,奠定人天乘的基礎,進而念佛求生淨土,了生脫死。



民國六十年十二月寫於台北



 



太上感應篇原文



太上曰:「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;善惡之報,如影隨形。」



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,依人所犯輕重,以奪人算。算減則貧耗,多逢憂患;人皆惡之,刑禍隨之,吉慶避之,惡星災之;算盡則死。



又有三台北斗神君,在人頭上,錄人罪惡,奪其紀算。又有三尸神,在人身中,每到庚申日,輒上詣天曹,言人罪過。月晦之日,灶神亦然。凡人有過,大則奪紀,小則奪算。其過大小,有數百事,欲求長生者,先須避之。



是道則進,非道則退。不履邪徑,不欺暗室;積德累功,慈心於物;忠孝友悌,正己化人;矜孤恤寡,敬老懷幼;昆蟲草木,猶不可傷。宜憫人之凶,樂人之善;濟人之急,救人之危。見人之得,如己之得;見人之失,如己之失。不彰人短,不炫己長;遏惡揚善,推多取少。受辱不怨,受寵若驚;施恩不求報,與人不追悔。



所謂善人,人皆敬之,天道佑之,福祿隨之,眾邪遠之,神靈衛之;所作必成,神仙可冀。欲求天仙者,當立一千三百善;欲求地仙者,當立三百善。



苟或非義而動,背理而行;以惡為能,忍作殘害;陰賊良善,暗侮君親;慢其先生,叛其所事;誑諸無識,謗諸同學;虛誣詐偽,攻訐宗親;剛強不仁,狠戾自用;是非不當,向背乖宜;虐下取功,諂上希旨;受恩不感,念怨不休;輕蔑天民,擾亂國政;賞及非義,刑及無辜;殺人取財,傾人取位;誅降戮服,貶正排賢;凌孤逼寡,棄法受賂;以直為曲,以曲為直;入輕為重,見殺加怒;知過不改,知善不為;自罪引他,壅塞方術;訕謗聖賢,侵凌道德。



射飛逐走,發蟄驚棲;填穴覆巢,傷胎破卵;願人有失,毀人成功;危人自安,減人自益;以惡易好,以私廢公,竊人之能,蔽人之善;形人之醜,訐人之私;耗人貨財,離人骨肉;侵人所愛,助人為非;逞志作威,辱人求勝;敗人苗稼,破人婚姻;苟富而驕,苟免無恥;認恩推過,嫁禍賣惡;沽買虛譽,包貯險心;挫人所長,護己所短;乘威迫脅,縱暴殺傷;無故剪裁,非禮烹宰;散棄五縠,勞擾眾生;破人之家,取其財寶;決水放火,以害民居;紊亂規模,以敗人功;損人器物,以窮人用。



見他榮貴,願他流貶;見他富有,願他破散;見他色美,起心私之;負他貨財,願他身死;干求不遂,便生咒恨;見他失便,便說他過;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,見他材能可稱而抑之。



埋蠱厭人,用藥殺樹;恚怒師傅,抵觸父兄;強取強求,好侵好奪;擄掠致富,巧詐求遷;賞罰不平,逸樂過節;苛虐其下,恐嚇於他;怨天尤人,呵風罵雨;鬥合爭訟,妄逐朋黨;用妻妾語,違父母訓;得新忘故,口是心非;貪冒於財,欺罔其上;造作惡語,讒毀平人;毀人稱直,罵神稱正;棄順效逆,背親向疏;指天地以證鄙懷,引神明而鑒猥事。



施與後悔,假借不還;分外營求,力上施設;淫慾過度,心毒貌慈;穢食餧人,左道惑眾;短尺狹度,輕秤小升;以偽雜真,採取姦利;壓良為賤,謾驀愚人;貪婪無厭,咒詛求直。



嗜酒悖亂,骨肉忿爭;男不忠良,女不柔順;不和其室,不敬其夫;每好矜誇,當行妒忌;無行於妻子,失禮於舅姑;輕慢先靈,違逆上命;作為無益,懷挾外心;自咒咒他,偏憎偏愛;越井越灶,跳食跳人;損子墮胎,行多隱僻;晦臘歌舞,朔旦號怒;對北涕唾及溺,對灶吟詠及哭;又以灶火燒香,穢柴作食;夜起裸露,八節行刑;唾流星,指虹霓;輒指三光,久視日月;春月燎獵,對北惡罵,無故殺龜打蛇...如是等罪,司命隨其輕重,奪其紀算。算盡則死;死有餘責,乃殃及子孫。



又諸橫取人財者,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,漸至死喪。若不死喪,則有水火盜賊、遺亡器物、疾病口舌諸事,以當妄取之值。



又枉殺人者,是易刀兵而相殺也。取非義之財者,譬如漏脯救饑,鴆酒止渴;非不暫飽,死亦及之。



夫心起於善,善雖未為,而吉神已隨之;或心起於惡,惡雖未為,而凶神已隨之。其有曾行惡事,後自改悔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久久必獲吉慶;所謂轉禍為福也。故吉人語善、視善、行善,一日有三善,三年天必降之福。凶人語惡、視惡、行惡,一日有三惡,三年天必降之禍。胡不勉而行之?



太上老君寶誥  志心皈命禮



隨方設教。歷劫度人。為皇者師、帝者師、王者師。假名易號。立天之道、地之道、人之道。隱聖顯凡。總千二百之官君。包萬億重之梵旡。化行今古。著道德凡五千言。主握陰陽。命雷霆用九五數。大悲大願。大聖大慈。太上老君。道德天尊。



 



太上感應篇靈驗記



感應篇福親靈驗



錢塘。汪源童年時。得見是篇。即欣喜誦讀。毅然有遵行之志。以父靜虛公欲鏤板未就。遂捐產成刻。且多方募善士等各出貲財。印送萬部。一日夢父謂曰。汝不但善成我志。且勸善共施。我已超昇天堂。汝母亦享高壽。眾人共汝。俱已名著善籍矣。後果如其言。



 



感應篇致富靈驗



松江張德甫每日虔誦感應篇。身體力行。生二子。田八百餘畝。年老分析。各授感應篇一帙。戒曰。為人之道。盡在於是。即作家之法。亦不外是。汝曹當如我力行之。二子問曰。篇中豈有作家法乎。父曰算減則貧耗。蓋言人所以貧也。福祿隨之。蓋言人所以富也。此即作家法也。後二子奉持如父命。事母孝。置產三千餘頃。富甲一郡。



 



感應篇登第靈驗



錢塘何矞雲。為諸生時。日誦感應篇。其父蘭旌。未之知也。一日父夢老叟謂之曰。汝子奉行感應篇甚力。今科中式矣。後至子館。果見是書。因思前夢不爽。及發榜果中。後兩科又登進士。



黃巖楊琛家極貧。見鄉人刻感應篇。欲助無力。勉刊第十七號一板。忽夢神告曰。已如君所刻中矣。後果中第十七名進士。



 



感應篇誕子靈驗



河間楊守業六旬無子。深以為憂。因閱是篇而遵行日誦。戊寅年疾革復甦。謂家人曰。適到冥司。見一官持簿點名。言我命該無子。只因奉行感應篇。當增祿壽。更賜一子。明年果生子。



太原王孝卿家貲百萬。五十無嗣。或勸刊施此篇。眾妾皆不信。獨錢姓妾慨然力行印施萬卷。是年錢姓妾生一子。年十六入泮。



仙居工竺。生男王淨。四歲病亡。哀痛情切。發心刻施此篇。求亡兒再投妾腹。後果有娠。夢到黃巖定光觀。抱淨回家。繼覺胎動。生男宛肖淨。兩生一體。骨肉重圓。



 



感應篇延壽靈驗



瑞安王鳳。棄業醫。奉行感應篇虔心持誦。且刻施勸行。一日病危。被二卒攝去。至中途。見二神立空中。一黃衣者曰。此王鳳也。素奉行感應篇。可速放回。二卒唯唯。王足疲不前。二卒扶之歸。時已三鼓。家人方徬徨。王忽甦。備述其書。霍然而起。竟得高壽。



錢塘金鏡。聞蔡虎臣先生新註感應篇成。慨然欲捐貲付梓。適其妻病篤。恍見白衣人示曰。爾夫欲刻感應篇。應增爾壽。嗣後可告世人篤信奉行。刊印廣施。天福無量。



 



感應篇免厄靈驗



錢塘。文學許廷俞。虔奉感應篇。手書一軸。懸於密室。朝夕禮誦。以便遵行。一夜大盜肆劫。掠入其懸奉寶書處。迷惘移時。莫知所向。心懼而遁。許後知其故。益發心募刻。而勸人持行焉。



 



感應篇癒病靈驗



進士。沈球。因妻項氏甫娠。得病危甚。發心刊送感應篇。作小卷施人。使人便於持誦。庶幾由誦而覺。由覺而行。刊成。梓人捧板至門。項氏遂產。母子俱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