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炳南老居士簡介

  李炳南,名艷,字炳南,號雪廬,法名德明,別署雪廬、雪叟。山東濟南人,清光緒十六年(一八九〇年)庚寅臘月七日生。父壽村公,世居濟南城內卷門巷,好善樂施,教有義方。
  雪廬自幼聰穎好學,諸經子史,循次讀誦,善詩,能奏笛,好劍術,兼治岐黃之術,無不精妙。

  民國紀元初,雪廬二十三歲,與濟南學界組織“通俗教育會”,擔任會長。一九一六年,更名為“通俗教育研究會”,設講座於西門月洞,又時往各集鎮游行演講,編印通俗歌曲以改善風俗,為省政當局獎譽有加。

  一九二〇年,出任莒縣典獄長,目擊監房湫隘,垂憫囚徒,謀有以改善,纡折五年,卒得重建監捨,設施完善,炳煥寬敞。同時又倡德化重於刑齊,加強獄中教化,俾囚人知非向善。

  時,南昌孝廉梅撷芸光羲,任山東高等檢察廳長。撷芸為祇洹精捨楊仁山老居士入室弟子,專治法相唯識之學,於濟南大明湖畔設佛學講座,講授唯識,雪廬每講必與,深受贊賞。

  一九二七年北伐期間,兵臨莒城,縣知事棄城走,城內秩序混亂,雪廬率警兵維持秩序,安定人心。一九二八年,悍匪劉桂堂部犯莒城,縣長北去,雪廬聯合機關及邑中士紳,組織臨時縣政委員會,搶救災民,守城待援軍。一九三〇年,閻馮反蔣之中原大戰,莒城被圍,日遭炮擊,民食殆盡,人命不保。雪廬在城中,偶閱及豐子恺《護生畫集》,深感弭兵之本乃在戒殺護生,遂為蒼生立誓,是難不死,決定終身茹素,未幾莒城解圍,乃實踐誓言,自此不復肉食。

  是時,印光法師駐錫蘇州,創辦弘化社、印贈佛書,遠地但付郵資即寄,雪廬函索,獲寄贈《學佛淺說》、《佛法導論》等小冊,讀之歡喜,心儀印光法師,而路遙無由皈依。越數年,遇一居士系印光法師弟子,雪廬說明素願,居士允為函介。以此因緣,通信皈依於印光法師。又三年,專誠到蘇州報國寺谒印光法師,師在關中接見,勉勵有加。師在關中接叩見者,例語十數分鐘,而雪廬竟蒙開示終日。

  一九三四年,莒縣重修縣志,總纂為莊太史心如,分纂及預其事者均邑之鴻儒,雪廬由獄政轉任分纂,其中古跡、軍事、司法、金石四類,皆由雪廬負責纂修。三年事竣,因莊太史之推薦,應聘入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府任秘書,旋晉任主任秘書。

  一九三七年,盧溝橋事變,中日戰爭爆發,華北相繼淪陷,國民政府遷重慶,雪廬亦隨奉祀官孔德成入川。在重慶時,一日路過長安寺,聞太虛大師卓錫寺內,雪廬早年讀《海潮音雜志》,久慕大師德風,今得是緣,即求谒見。既入室,欣見梅撷芸居士亦在座。是時,長安寺設佛學社,太虛大師選人赴監獄弘法。梅撷芸以雪廬薦,雪廬乃與蜀僧定九師,遍莅重慶及附近各縣監所作佛法演講,頗有績效,太虛大師曾題字獎慰之。

  戰時重慶,日機轟炸無間日,雪廬隨孔奉祀官遷重慶西郊歌樂山,林間平屋數間,命名曰绮蘭別墅。歌樂山巅有雲頂寺,無僧住持,為公教眷屬所雜居。殿楹懸標曰“佛學講演會”,為太虛大師所書,詢問之下,知為大師所設。雪廬喜其幽靜,每晨必陟登禮佛誦經。日久未見有人來講演,始悟楹額是為護法保權所懸掛,乃請於太虛大師,願任講席,大師許之,數年間聽講者日眾,終致廟宇為之重新。

  抗戰勝利後,隨孔奉祀官還都,居南京三載,曾隨孔奉祀官三返曲阜,以道路梗阻,僅一返濟南探視家人。在京期間,以普照寺及正因蓮社為道場,講經弘法。一九四九年,雪廬六十歲,只身隨孔奉祀官來台灣。

  雪廬抵台後,奉祀官府設於台中市復興路一陋巷裡的一幢日式平房中,他辦公於斯,食宿於斯,於公務安頓後,即覓弘法之所。初覓得法華寺,首開講《心經》,繼講《四十二章經》。他是一位有執照的中醫師,在寺內設中醫診所,施醫濟眾,又辟圖書閱覽室,廣置佛書,供聽眾閱讀。由是法緣日廣,講經場所擴充到靈山寺、寶覺寺、寶善寺、慎齋堂、菩提場、佛教會館等處。

  台中縣市素有慈善堂、贊化堂、龍意堂等先天大道或龍華教之鸾壇,這些場所也多請他去講經,日久之後,鸾壇中的信眾也皈依了佛教,修持淨土法門。他除了多處講經弘法外,復在許多雜志上開“佛學問答”欄,藉雜志而廣為流通,如《覺群》、《覺生》、《菩提樹》、《慈光》、《明倫》等佛教刊物,均有雪廬老人佛學問答之園地。

  自慧遠大師廬山結社念佛,淨土宗大弘於中土。唐宋之世,至有“家家觀世音,戶戶阿彌陀”之風尚。雪廬有鑒於此,遂發倡建蓮社之弘願。一九五〇年,與董正之、徐灶生、朱炎煌、張松柏諸居士籌組台中佛教蓮社,社址設於法華寺內,雪盧當選首屆社長。翌年,由許克綏、朱炎煌二居士捐赀購得民宅一棟為社址,以後屢經擴建,乃成為中台灣巍峨莊嚴之淨土道場。

  一九五一年十月,蓮社成立男女二眾弘法團,男眾到台中監獄弘法,女眾到各地蓮友家中弘法。一九五二年元月,蓮社大殿落成,禮請證蓮老和尚傳授三皈五戒。一九五五年六月,復禮請斌宗和尚、忏雲、淨念諸法師傳授菩薩戒,前後得戒者各數百人。是年,並在蓮社開辦佛學講座、國文補習班,雪廬親講佛學,孔德成、劉汝浩、周邦道、許祖成諸教授講論語、國文,以後率以為常。一九六〇年六月,蓮社十周年社慶,復請證蓮老和尚啟建戒場,得皈依戒者千余人,名曰千人戒會。

  由於台中蓮社的成立,各地念佛風氣大盛。一九五五年,他到台灣北部桃園縣講經,輔導該地蓮友成立了桃園佛教蓮社。一九五六年五月,他到屏東講經,也成立了念佛團。後來,台灣中部如霧峰、豐原、員林、東勢、後裡、鹿港、卓蘭等地,都成立了布教所或念佛會。

  一九五六年,以台中蓮社講堂容納不下眾多的聽眾,雪廬老人與蓮社弟子籌議興建佛教圖書館及講堂,蓮社女弟子首先發起各種縫紉品義賣,章嘉大師亦具名發起,雪廬老人撰文呼吁,終於一九五七年,在台中市柳川西路購得土地千坪,興建了台灣第一所佛教圖書館──私立慈光圖書館。一九五八年,正式對外開放,館中有《大藏經》六部、《法寶總目錄》兩部、《太虛大師全集》一部、各種佛學辭典七部、其他佛書一萬余冊、一般學術書如《二十五史》、《通鑒》、《十三經》等均齊備,附有大講堂,可容納千人。

  一九五九年,蓮社聯體機構中又成立了慈光育幼院。育幼院之成立,首由蓮友許克綏、李繡莺各捐土地百余坪,其他蓮友相繼捐輸,共購土地七百余坪,即在此土地上興建了台灣第一所佛教孤兒院,於一九六一年六月落成。這所孤兒院經常收容孤兒百余名,由院中照應其生活,並送入小、中學就讀,至高中畢業後離院。

  繼慈光育幼院成立之後,一九六三年又創辦了台灣第一所現代化的佛教醫院──菩提醫院。先是,雪廬老人弟子於凌波醫師,原在公立醫院服務,於一九六〇年秋受《菩提樹》月刊發行人朱斐之約,到獅頭山為閉關淺修的會性法師診病。於凌波山居數日,構想若由佛教人士辦一所醫院,為缁素四眾服務,解決出家人住院的素食問題,及修淨土者臨終助念問題,應是一件佛門功德。下山後,將此構想與朱斐居士相商,並向雪廬老人陳述,獲得他兩位的支持,經過一年多的醞釀,在雪廬老人的領導下,由蓮社社員黃雪銀居士免租提供鬧區店房一幢,於凌波提供醫療設備,先開設佛教醫院門診部,再籌畫正式醫院的興建。此門診部於一九六三年佛誕節開幕,命名曰佛教菩提醫院,由於凌波醫師任院長。於凌波在《菩提樹》月刊撰文〈佛教菩提醫院的現狀和未來的理想〉,繼之周宣德居士也撰文為籌建佛教菩提醫院而呼吁,並提出捐建病室的辦法。由於雪廬老人的德望,在《菩提樹》月刊的宣傳下,獲得海內外佛教界的支持和響應,紛紛捐建病室,僑居加拿大的詹勵吾居士更獨捐生西聖蓮室一座。旅居美國的法亮法師、法明法師,越南的壽冶和尚,馬來西亞的聖進長老,夏威夷的李伍春華、李傳新居士等各有钜款捐助。在如此殊勝因緣下,雪廬老人乃聘請地方名流組織了籌建委員會,在台中市郊購一公頃余土地,興建了一百張床位的現代化醫院。這所醫院於一九六六年七月九日正式開幕,由內政部部長徐慶鐘主持剪采,盛況空前。在當時的台灣社會上,菩提醫院是一所一流的新型醫院。
  繼之在醫院空地上又增建了安老所、施醫所,改組為菩提救濟院,成為社會上著名的救濟機構之一。

  雪廬老人創辦的社會福利事業,以菩提醫院、菩提救濟院的成立而達到巅峰。在弘法事業方面,則方興未艾。以後他又成立了“內典班”,培育弘法人才;創辦了《明倫》月刊社、青蓮出版社、台中蓮社受托印經會、台中佛經注疏語譯會等弘法文化機構。

  雪廬在台灣弘法垂四十年,創下大片佛教社會事業,經手錢財不啻钜億,而其個人生活較苦行僧尤有過之,蔡念生居士於〈雪廬述學匯稿序〉文中稱:
  公無一時一刻不殚心於弘法利生,雖眠食不得從容,客有問者,則曰忙、忙。夫世人所忙者,官爵利祿,妻子田宅,飲食游樂,而公不與焉。公寄身斗室,無眷屬之奉(老人只身在台),日中蔬食,賴及門弟子輪流供養,雖苦行頭陀,不過是也。

  雪廬初來台灣,住奉祀官府之日式平房,在辦公室後間辟一斗室,飲食起居於斯。數年後,在台中和平街租一舊木樓之二樓,一室一廳,兼作佛堂,與《菩提樹》雜志發行人朱斐夫婦比鄰而居。後來在正氣街頂得一磚造平房,一客廳二臥室,佛堂半間,走廊牆壁放置贈人之書刊,狹隘可知。他每天食物,晨午兩餐,一饅頭一菜一湯,多由弟子輪流供養,晚餐泡面糊半碗,率以為常,平時一襲布長衫,遇有慶典,著中山裝,從不著西服。出門步行,步履輕捷,勝過少年。七十余後,時坐侍者鄭勝陽居士機車後座。八十余後,鄭勝陽居士購得舊汽車一輛,自任司機,為其代步。

  他日常除於奉祀官府埋首案牍外,晚間在各道場講經,並兼各大學教授,於中興大學、東海大學授國文、詩選、《禮記》,於中國醫藥學院授《內經》。他講經授課時,中氣充沛,音聲宏亮,九十高齡,語無衰虧。

  一九八六年四月十三日,安詳往生,世壽九十七歲。